大山深处军号甜-ag捕鱼

马建集团
大山深处军号甜
作者:admin 2013-08-08 11:02 浏览次数: 次

刘谷林

  在基建工程兵改编30周年之际,我有幸参与基建工程兵回忆史料的整理工作,一页页厚重的历史把我带进了火热的军营生活,当年在大山深处接受新兵训练时的情景如同电影镜头的片段在脑海里回放。

  (一)

  1976年3月,初春的江淮大地,已是柳绿桃红,和煦的春风轻揉着明媚的阳光,在亲人们的嘱咐和依依不舍的告别声中,我踏上了从军的征途。

  公社武装部长将我们送到区委集合地,接兵的班、排长们早在那里等候,我们下车集合,排长宣布了班组编制,我被编在四排十五班。当晚我们在区委食堂用餐后住宿。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们分乘两辆客车驶向巢湖火车站。100多公里路程,3个多小时就到了。只见街道上挤满了新兵。原来新兵都集中在此乘火车。班长担心新兵走乱了,找不着自己的部队,大声地喊着:“跟在我身后,不要掉队!”并不时地回头看看。说实在的,如果真的走丢了,要找回自己的部队还真的不好找呢!我们紧跟在班长的身后,行走了一段路程后,进入兵站。兵站里也是挤满了人,桶装的米饭和盆装的菜摆放在大厅里。班长大声地招呼着新兵们抓紧时间吃饭。毕竟是年轻小伙子,一会功夫就吃好了。我们前脚走出饭堂,后面的新兵仍不断地涌进来。排长让各班领上一箩筐烤饼,说是上火车后作为早晚餐。后来在火车上,每天只有中午一餐停靠在兵站,吃的是热饭菜,早晚皆在火车上吃烤饼。我同另外一个新兵抬上一筐烤饼,一路小跑着来到了火车站。

  上火车后,班长让大家打开被包,在车箱里铺开。我们或坐或躺在各自的铺位上。不久,火车动了,闷罐车没有窗口,外面的景色只能从车门处看到,大家都朝车门张望。排长叮嘱新兵们,不要往门前靠,以免跌落。

  经过两天两夜的行程,火车停靠在陕西桃下车站,我们打好被包下了火车。地面上铺盖着浅浅的积雪,在阳光的照射下银光闪闪。远远望去,山峦是光秃秃的,树木是光秃秃的,北方的初春依然显得荒凉。尽管如此,我们从遥远的南方第一次见到北方的景色,多少有些惊奇和兴奋。长长的军列在途中随着各个部队的不同去向,相继分开,只剩下我们这节军列。按照班排整队完毕,连长开始训话:“部队的营地就要到了,不过还有100多公里盘山路,去年我接的是广东兵,带着他们走过去的,今年看在你们这些小老乡的份上,安排汽车来接你们。”原来连长是安徽合肥人。果然,在我们右侧的不远处停放着好几辆解放牌卡车,车箱两侧贴着“热烈欢迎新战友”的标语。

  (二)

  按照连长的吩咐,在班排长的指挥下,我们上了卡车。汽车沿着公路快速地向前驶去,刚才还是平展的公路,渐渐地出现了坡度,挡在前面的是耸入云霄的高山,但见怪石嶙峋,山体很少有草木,公路沿着山体呈“z”向山上延伸,如同无数道玉带缠绕在山腰,直达山的顶峰。路面全是碎石土铺成,还算平整,路旁不时地看到护路工人在工作。

  汽车沿着盘山公路而上,时而穿过徒峭的山坡,时而穿过惊险的悬崖。山势越来越高,越来越险!我们虽坐在车上,感觉好象半空中行走。到了盘山公路的最高处,放眼望去,满目群山起舞,波浪千重,我忽然想起“五岭逶迤腾细浪”的诗句,与眼前的景色是此般的熨贴。班长告诉我们:这,就是秦岭山脉。只见山连着山,山连着天,根本望不到尽头。向下望去,路面上行驶的汽车如同一只只乌龟在爬行。在这样的群山里纵然驻扎千军万马,丝毫不会让人察觉出来。

  接着,汽车开始沿着山体的公路下行,车速很慢,渐渐地,我们仿佛从云端悠悠飘落,一下子落到谷底,刚才在高处还能看到的太阳,此时不见了踪影。

  经过3个多小时的行程,我们终于到达了部队的营地。营房的入口去除了持枪站岗的哨兵外,还拉起了“热烈欢迎新战友”的横幅,老兵敲锣打鼓,欢迎我们的到来,那一刻让我很是激动,终于真正地走进了军营,并将成为其中的一员。

  营房坐落在狭长的山谷地带,周围的山巅在云雾中时隐时现。部队营房除了食堂之外,全是活动板房或帐蓬搭建起来的。两边的山脚下,稀稀拉拉地坐落着石墙青瓦民居。

  我们来到新兵连驻地,连长重新宣布了排长、班长。我们四排排长是四川人,1971年入伍,据说他当时还只是副排长,新训结束后才提为排长。班长是湖南人,1973年入伍。宣布完毕,我们跟着班长来到宿舍。这是一大间房子,安排三个班住宿,都是砖砌的通铺台子。班长让我们将被包统一放到铺上,并安排好每个人的位置。一切收拾妥当,大家陆续走出屋外,来到门前的空场上,举目四周,前后都是大山。营房门前有一条小溪流过,发出哗哗的流水声,这条小溪就是部队与当地人的水源。远处的山顶刚刚露出太阳的笑脸,此时大约11点多钟。

  两边的山脚下有小块小块的山地,地里的小麦刚冒出一点青芽,虽然已是三月,而这里的庄稼长势显然要比山外晚得多,大概是日照时间太短的缘故。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下,部队在这里执行任务无可非议,而老百姓祖祖辈辈在这里生活就不可思议了。据说,过去没有修公路时,当地人到山外买盐,翻山越岭就得步行三四天呢!后来得知,这里老百姓的祖先原是闯王李自成的部下,打散以后流落在此,他们也是安徽巢湖人,且大多数人姓李,可见当年也是李闯王的嫡系。

  平生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环境,仿佛进入了梦境一般。家乡也是山区,但与这里的山相比,家乡的山实在是太小。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声:“看呀,那儿有老鹰!”大家把目光投向了前方的山峦,只见有两只苍鹰忽上忽下,忽前忽后在空中盘旋,或许是在寻找猎物,或许是伴侣神游,或许是向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新面孔演示着它们搏击长空的技艺......

  刚到这里,一切都是陌生的,同时也是新鲜的。

  哨音响了,班长通知我们回到宿舍领取生活用品,我们每人领了一个军绿色陶瓷碗和一把小勺子,还有脸盆、挎包、水壶、包裹布、肥皂等用品。班长告诉我们,各人在自己的碗底部做上各自的记号,以免日后拿错,我们依令而行,在自己的用具上用生锈的铁钉磨上了自己的名字。

  不一会,山谷间传来了嘹亮的军号声,这是开午饭的号声,营房随即响起了哨音,新兵们带上新领的碗勺,跟着班长来到空场上集合整队,在排长带领下朝着食堂走去。这是我到部队后听到的第一声军号,感觉是那么的清新悦耳,而且这号声似乎就是为自己吹的,虽然只有短暂的几秒钟,但在我的心里却响了很久很久。

  第一顿午饭,部队特意为我们准备了大米饭,因为我们来自江淮鱼米之乡,表达对我们新兵的关爱。当时的部队生活多是以粗粮为主。副食是萝卜烧肉,虽然肉不多,却很油腻,我们因为早晨没有吃饭,大家都饿了,这第一顿饭吃起来特别地香。饭后,有人开玩笑问班长:以后我们每顿都能吃上大米饭吗?班长说:“哪能呢,不过以后每周可以吃上两顿大米饭。”

  (三)

  千障峰峦起,晨谷寒萧萧;军号声声急,战士出早操。

  到军营后的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嘹亮的军号打破了寂静的山谷,班长催促我们快起床出操!我们一个个紧张地穿衣服,扎腰带,跟着班长一路小跑来到集合地,谁也不敢拉下。不一会的功夫,全连新兵集合完毕,在副连长的带领下迈着不整齐的步伐围绕训练场跑起来,虽然副连长不停地喊着口令,但是步伐还是乱,毕竟我们还没经过正式的队列训练,大约跑了20多圈,身上出汗了,结束了早操。

  回到宿舍,洗刷完毕,稍后,到了开早饭的时间。早饭是馒头,还有用玉米渣子熬成的稀饭,咸菜是切成条状的大头菜。这样的饭菜对我们来说多少有些异样的感觉。第一次吃馒头,嚼在嘴里好像是咬着棉花絮。那时候很少吃到精粉做的馒头,麦麸没有去掉,馒头不是白色的。看着班排长们都吃得津津有味,我们也毫不含糊吃起来。班长说,你们要吃饱,否则训练时会饿的。第一顿早饭,我吃了两个馒头,喝下了一碗稀饭。在以后的日子里,早餐基本上都是这样的馒头,玉米发糕,玉米面条(俗称钢丝面)等杂粮,只有病号饭才能享受大米稀饭或白粉面条。

  上午,队列训练开始了。班长告诉我们:队列训练,是我们由普通老百姓向合格军人转变的必由途径。严格的队列训练,可以使我们保持一个良好的军人姿态,塑造良好的军人气质。队列训练大强度,队列动作的高标准,队列生活的严要求,能够培养军人不畏艰苦、不怕牺牲的精神,形成威武、坚定、英勇顽强的性格,既是军人精神面貌的外在表现,同时也是提高军人的服从意识,增强组织纪律观念。

  训练以班为单位,班长一边讲解,一边示范立正、稍息、四面转法的动作要领,我们一次又一次地不停地重复练习着每一个基本动作。一个班在一起时,10个人的动作看上去要象一个人做的那般整齐才算达标,一个排、一个连也是如此。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在中学时就进行过简单的队列训练,所以训练起来比较适应。

  队列训练,各排每天下午要进行会操。六天后的下午,新兵连第一次组织队列汇操,排长在汇操之前下了死命令:哪个战士没有做好,影响了全排的成绩,所在的班星期天不准休息,加练一天!我们都不敢怠慢,认真地做好每一个动作。汇操后,连长说我们四排的动作标准,整齐。得到连长的夸奖,我们别提多高兴啦!排长那严肃的表情似乎也放松了许多。

  然而,后来发生的两件事,惹得排长大发雷霆……

  一天早饭时,两个新战友为了抢夺盛稀饭的大铁瓢子,在抢夺中,其中的一位无意中将用铁瓢子打掉了对方的两颗门牙,疼得他连哭带蹦。原来,装在桶里的稀饭上面是稀的,下面是稠的,全是玉米皮渣子熬成的,铁瓢子只有一把,谁先抢着铁瓢子,全班就能喝上稀的汤,晚了只剩下干的玉米皮渣子了,所以只要一开饭,我们都争先恐后去舀上面稀的,结果他们俩发生了这样的事。排长赶紧让班长将受伤的战友送到团卫生队处理,一个月后,部队送他到西安镶上了假牙。

  早饭打掉牙的事还没有处理,中午吃“钢丝”面条时,16班有人嫌粗糙咽不下肚,没有吃,到炊事班拿了两只馒头回到宿舍放在炉子上烤着吃,被排长发觉了。排长正在为早饭打人的事件恼火呢,气不打一处来,立即吹哨全排集合,操作浓重的四川口音说:“早上有人打掉了自己的战友、阶级兄弟的两颗门牙,中午有人钢丝面的不吃,吃馒头,能行吗?嗯!你们知道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吃的是什么吗?他们每天只吃两顿,且都是粗糙的玉米渣子。现在我罚你们跑50圈。你们说应该不应该?”谁犯的事就罚谁,干嘛让我们陪同呢?但是我们都大声回答“应该!”排长让13班班长喊口令,自己走开了。我们围绕训练场一圈一圈地跑着,其他排的新兵探着脑袋看着我们笑。

  (四)

  人们总是把军营称之为革命的大熔炉,让意志坚强者百炼成钢;让意志懦弱者大浪淘沙。部队的艰苦生活考验着每一个人的意志,检验着每一个人的人生哲学。如同丛林法则,适者生存!

  部队生活是艰苦的。当我们从离开家来到部队的第一天起,所有的一切都靠自己去做。

  随着时间的推进,新兵训练越来越紧张,越来越严格,枯燥的队列训练,在南方人看来难以入口的粗粮,考验着每一个人的心理素质。就在我们即将进行武器训练的前夕,发生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三排有个新兵受不了这种艰苦的生活,躺在床上不起来,饭也不吃,不参加训练。从班排长到连长、指导员都来做他的思想工作,可就是做不通,用被子捂住头,哭喊着要回家。与他同一个公社的老乡们也去劝他,怎么劝也没有用。听到他的哭喊声,当时我们的心里多少也有些不是滋味。他在床上睡了一天一夜后,在众人反复地劝说下,他终于起来了。后来得知,他在家里是独子,其父兄弟三家只有他这么一个男孩,可想而知,家里什么事也不用去做,三家有什么好吃的都先让着他,更不用说洗衣服了。到了部队,感到与自己的期望相差甚远。三天后的一个星期天,他独自一人走出了军营,徒步翻越了盘山公路,象只落单的孤雁准备飞回南方。部队在第二天下午才发现,估计他是走出大山了,急忙派人追赶。这公路是唯一的出山公路,沿途的护路工说,确实见到了一个没有帽辉领章的新兵,并且还在他们那儿讨了水喝。追赶人员终于在桃下火车站找到了他,并带了回来。此后,部队也没有处理他,只是将他退回了人武部。因为当时我们还没有发帽辉领章,在和平环境下也不算是逃兵。临走时,除了随身穿的衣服外,其它的装备全部留了下来。

  新兵出走这件事发生后,新兵连利用训练间隙专门对新兵进行了教育,各班组进了讨论。记得我们班长说:我们当兵是来履行宪法义务的,是来保卫祖国和建设祖国的,不是来享福的,更何况今天的部队生活比起红军过草地时的情形不知强多少倍呢!眼下的这点苦都受不了,还怎么成为毛主席的好战士?如果在战场上这就是逃兵,是要受到战场纪律惩治的!在讨论中我们都埋怨那位老乡:既然受不了苦,何必报名参军呢,这不是给咱们安徽人丢脸吗!班长一再强调,我们来当兵的目的一定要明确,态度一定要端正,否则永远成不了一名合格的军人!班长的一席话深深地印在全班新兵的心里。这身绿军装不是随便就可以穿的,它承担的是一种责任和义务,更是一种无私的奉献和牺牲。

  新训最紧张的生活,还是晚间的紧急集合。刚开始时,要求五分钟集合完毕,后来要求2分半钟。班长告诉我们动作迅速的方法:听到哨声起床后,先穿裤子,上衣只穿在身上,先不要系衣扣,接着赶紧穿鞋袜,打好被包,套上挎包、水壶,在往外跑的同时背上被包,扎腰带,系衣扣。这一套动作下来,最快的老兵能在1分半钟完成。我们按照班长的方法,平时有空就开始练习打背包,紧急集合的时间缩短了许多,最终都达能在2分半钟完成。紧急集合,作为新兵开始总有些紧张。睡梦中,哨音响了,而且还不准开灯,难免有时拿错了东西。那时个人的铺位刚好睡下一个人的地方大小,拿错别人衣服、找不着被子的现象时有发生。有时前面集合回来刚躺下不久,哨声又响了,最多的一晚上集合了三次。时间长了,这种训练方式我们也就慢慢地适应了。

  部队生活有紧张的一面,但更多的是官兵之间亲如兄弟的欢乐气氛。一天下午,训练课下得比较早,新兵们都在训练场上玩着,连长来了,他说:“好久没有听到咱们安徽的“大鼓书”了,不知哪位小老乡会说呀,来一段怎么样啊?”这时与我来自同一个区的小陈自告奋勇:“报告连长,我会,只是没有鼓和鼓架子。”连长听说有人会,高兴极了:“这好办,让文书去连部拿鼓去,没有架子我给你捧着。”不一会,文书将鼓拿来了,连长还真的双手捧着鼓,成半马步与小陈面对面,小陈一边敲着鼓,一边有板有眼地说唱开了,乐得连长眉开眼笑,我们都在一旁喝彩。

  听完一段“大鼓书”后,有人急着问连长:“连长,何时给我们发枪?”连长说:“很快就给你们发枪了,不过你们要练成象连长一样的本事,得下苦功夫才行!”说着话,他让文书从连部取来一支半自动步枪,只见他单手提枪,指着距营房后面50多米远的一棵大树上的喜鹊窝说:“今天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连长的枪法,看我怎样打下一只喜鹊来!”我们都举目朝树上的喜鹊窝望去,只见鹊窝,不见鸟影,这窝里有喜鹊吗?就在我们猜疑的时候,只听“砰”的一声枪响,一只花喜鹊中弹落到地上。

  有人将喜鹊捡了回来,子弹穿过鹊身,留下血肉模糊的洞口。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连长的枪口射击角度掌握得恰到好处。因为喜鹊在巢里,且根本就看不见,鹊巢又比较大,枪口抬上或抬下,偏左或偏右,都只能打中鹊巢,而连长能一枪命中,可见连长的射击技术十分娴熟。这回连长更是“牛”起来了:“告诉你们这些新兵蛋子,若是在10年前,你们根本就看不清连长枪是怎么拿到手上的!”以此来形容他出枪动作之快。说着,连长做了一个上枪刺的动作,只见他用握步枪的右手的虎口向下压枪刺的瞬间,小手指勾住枪刺向上一带,刺刀立即上好,这个连续动作在不到1秒钟内完成了。后来得知,连长15岁参军,参加过西藏剿匪战斗,不仅是枪法好,而且摔跤的功夫也十分了得。排长站在一旁对我们说:“看到没有,你们要练成象连长这样的本领!”

  (五)

  不久,我们每人发了一支步枪和子弹袋,开始了操枪训练,从最基本的动作开始,肩枪,背枪,枪放下,每一个动作都有规定的三个步骤。班长一遍遍地讲解、示范,我们都认真地、反复地练习。随着口领,全班的动作都要做到整齐划一。同队列训练一样,一个排,一个连的动作都达到整齐,步调一致。仅上枪刺、收枪刺这个动作,要达到连长那样的快速,在一秒钟之内完成,我们真得下一番功夫才达到,这个动作要求眼睛目视前方,只靠手的感觉来完成下压上提或上提下压的动作。好在刺刀是三棱形的,没有锋芒,即使手在上下运动中碰到刺刀也不会被划伤。

  射击训练的时间最长,每天都卧在地上进行瞄靶训练,班长用检查镜检查每一个人的准度,纠正不规范的射击姿式。卧姿训练还好一些,立姿训练和跪姿训练,手里的枪总是在摇动,很难瞄准。经过十多天的训练,我们都不同程度地掌握了射击的要领,盼望着实弹射击。不久,新兵连组织第一次实弹射击,由班长根据平时掌握的训练情况,确定第一批次实弹射击名单。看来班长的检查也有失误的时候。根据班长平时的观察,班里的小陈准确度最高,所以他排在第一批次的第一位。没想到,他上去后,10发子弹只打了85环,没有达到优秀的标准。第二批次的9个人都达到了90环以上。我当时的成绩是95环。班里总体成绩在90环以上,达到优秀标准。班长可高兴啦,夸我们班的同志们除了小陈外都打得不错。

  此后,我们开始了投弹训练,每天拿着教练弹在班长的指导下反复地投掷,开始几天下来胳膊很胀痛,班长说开始都是这样,时间长了,肌肉拉松了就不痛了。随着时间的延长,慢慢地好起来了,而且投弹的距离也有了长进。一般的情况下,全班都能达到40米开外。

  两个星期后,我们进行了手榴弹实弹投掷,每人只准投一枚,在山上挖好了掩体,向山下投。班长指导每一个新兵拧开手榴弹木柄的盖,掏出拉环套在手指上,听到投弹的口令后,人站起来将手榴弹扔了出去,班长迅速地将新兵按倒掩体里,听到手榴弹的爆炸声,寻声望去,弹着点冒起一团烟雾。整个新兵连实弹训练没有发生意外。

  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就要结束了,按照部队的规定,新兵还要进行第二次体检,体检的项目与招兵时的体检完全一样,若有一项不合格,必须退回原籍。体检过后发帽辉、领章,正式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我的一位同学因体检不合格被退回人武部。在体检后的第三天,帽辉、领章发下来了,我们别提多高兴啦,纷纷给亲人们写信。帽辉领章戴上后,感觉每个人都比原来精神多了。从小时候起,我就特别羡慕解放军的那身缀着红五星、红领章的军装,如今自己也能穿上这身军装,真正实现了参军的梦想!

  在新训练结束的前一天,连队最后组织了一次带武器会操,相当于阅兵式,将队列训练和操枪训练进行了演示。三个月的训练果然没有白费,我们的一举一动与老兵们没有差别。红色的帽辉和领章,还有那上了刺刀的钢枪,坚定有力的步伐,显得十分威武雄壮,“一、二、三、四”的口号声在山谷间久久回荡。

  短暂的新训结束了,新兵们分散到各地的部队,有的相隔千里之远。我们15班的新兵在一排长的带领下到驻扎在辽宁省本溪市的部队报到。一大早我们收拾好行装,乘卡车翻越盘山公路。此时是5月底,山外的麦子开始抽穗了,而部队驻地的麦苗还不到2寸长,真的一山之隔两重天啊!回首仰望起伏的秦岭山脉,多少有些留恋。三个月的训练,欢快与苦涩间杂,欣慰与遗憾交织,我们每个人都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完成了由老百姓到军人的转变。

  我们登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朝祖国的东北进发,大山深处那甜美的军号声总是在耳旁响起,是那样的高亢激越,催人奋进......

------分隔线----------------------------
上一篇:员工摄影艺术作品选登
下一篇:信仰在风中飘扬

电话:0555-2356413 2356411 2328542 传真:0555-2356413 2328542 邮编:243011

email: [email protected] 地址:安徽省马鞍山市花山区雨山中路马建大院

皖icp备10207186号 皖公网安备34050402000030号

能赚钱的捕鱼游戏的版权所有 © 2016 马鞍山钢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能赚钱的捕鱼游戏的技术支持: